中文翻譯英文服務、英文翻譯服務、線上翻譯、中翻英,中文翻譯英文、論文英文翻譯

翻譯師專訪

英文論文翻譯, 英文翻譯公司, 期刊翻譯

編修師 - L. S.
公共衛生碩士, 11年經驗

擁有科學與技術通訊的學位,更受過生物統計以及流行病學研究課程的完整訓練。因為過人的學術背景,極擅長編輯具複雜專門術語的醫學臨床相關文稿。身為Editor in the Life Sciences的認證編輯,具有多年任職於極具聲譽的出版社以及研究分析專員的重要經驗。

Q 首先,請您告訴我們為何您決定成為一名編修師?

A我決定成為一名編修師是因為這是我擅長的事。我一生都很享受閱讀與寫作,這也是我在學校所受的教育。 我擁有技術與科學通訊的學位,並且對此領域非常著迷。

Q 編修師與作者有何不同?

A基本上兩者本身的過程就相當不同。撰寫過程中,我只專注在內容。編修過程中,我不只要專注內容,還要顧慮用詞、文法與標點符號等等,所以需要一些不同的技巧。擔任一名編修師所學到的知識與技能也幫助我的寫作。另一方面,從一個作者的觀點了解如何架構論文也對我的編修工作有所助益。

Q 您有時候也會修改自己寫的文章嗎?

A我認為每個人都需要編修師的協助。就我而言,我在需要時也會對我的文章進行編修,但我還是寧願有其他人可以校閱我的寫作。我認為要編修自己的作品非常困難,因為已經花很多時間撰寫,就很難看清自己的錯誤。

Q 您曾提及您擁有技術與科學通訊的學士學位,這個科系給您怎麼樣的知識和提供怎麼樣的訓練課程?

A這個科系提供許多寫作課程,我學到怎麼撰寫錄放影機或軟體的技術手冊。我曾上過醫學寫作、醫學術語、專業編修與企劃書寫作等課程,也受過網站內容寫作訓練,因為讀者群與風格的不同,網站內容的寫作與撰寫書籍有很大的不同。我也選修許多作文、修辭學與語言學課程,幫助我了解語言的一般結構用法。

Q 您研究所主要領域為公共衛生與衛生政策。您怎麼編修不是這個領域的文件?

A我對醫學與保健的了解來自於超過10年的工作經驗。我曾在任職於大型醫院、管理過醫療組織與醫療顧問公司,以及臨床研究組織。在這些崗位上,我幾乎接觸過所有不同的醫療專業。編修醫學稿件時我通常不用做太多研究,因為我非常熟悉醫學術語。在編修其他學科領域時,我相當注重內容,因為意思表達精確相當重要。如果有遇到不熟悉的詞語,我會立即查明。我使用許多參考資源和醫療百科全書,當然也會使用網路找尋電子期刊文章。

Q 請問您可以簡單描述您的編修稿件的流程嗎?

A收到稿件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看目標期刊的規定,並依照期刊規定編排稿件格式。之後,進行第二階段編修時,我會一句句地修改,然後才會一段段的看。完成後,我通常會再回頭檢查,確保沒有遺漏任何細節,論文結構流暢,以及閱讀的通順。因此,對每篇文稿我都會做三次檢查。

Q 對於編修非英文母語人士的稿件,您的經驗為何?

A我覺得要用非自己母語寫作是件非常困難的事,所以我非常尊敬可以做到這點的人,像我就知道我做不到。我建議一定要尋求專業編修師的協助,因為要自行編修自己的文章非常困難。另一個建議是大聲唸出文章,這是為了幫助找出要唸出來才會發現的錯誤。我建議在編修完之後等幾個小時,然後再用新的眼光檢查文章。

Q 您通常都在紙上修改,還是直接用電腦改?

A我幾乎都直接用電腦修改,現在已經習慣了。用哪種方式修改看編修師個人,有些人習慣用紙本修改而不習慣用螢幕,但我個人認為直接用Microsoft Word的追蹤修訂功能改比較有效率。此外,先在紙本改好再把修改處謄到電腦上會消耗很多時間。因此,若遇到稿件複雜的訂單,我通常會直接先在電腦上改好,接受更改處,然後再把它印出來檢查,在紙上改總是能找到在電腦上找不到的錯誤。當編修師要記得的一點是沒有什麼編修是「完美」的。

Q 您在編修稿件時最注重什麼?

A我認為最需要小心的是文章的清楚度與理解難易度。文章資料的呈現方式需讓讀者容易了解,所以進行編修是最好要隨時想著讀者。

舉例來說,在稿件中常能看到例如血壓或血液內的含氧量等的臨床測量數值表,後面則是分別每種測量的參數數值。對讀者來講很難將這兩個數據相互串聯,因為他們必須回到句子開頭了解這些數據指的是什麼。因此在這種情況下,我會把數據與個別參數的位置拉近。

Q 您怎麼定義編修?編修與校稿又有什麼差別?

A校稿偏重語言上的用法,比較少注重文章流暢度與邏輯性。一般而言,校稿不一定會改變用詞或是重整句子,而比較會注重修改標點符號和檢查冠詞用法(a, an, the)。

編修除了語言,也會重組段落或句子以改善文章的流暢度。有時作者會重複已經在表格中提到的資訊,編修師會留意並改寫不相關或是冗長的部分。

Q 您認為編修時重整句子或段落是必要的嗎?

A不是絕對必要的。編修時要留意是否有例如用重整資訊的方式改善文章理解度的機會。或許每四篇論文會有一篇需要這種程度的編修,另外三篇則僅需改標點符號等。

Q 請問您保持一致品質的準則是什麼?

A有新的文章時我會嘗試去好好研究。經過漫長的一天已經做很多其他事情,我不會在我累的時候進行編修。我總是在安靜不受打擾的環境下工作,因為我通常要花大概一個半小時才能完全進入寫作文章的最佳狀況,所以我會避免被打擾十分鐘再回來工作的情況。

我總是在尋找提升品質和學習新事物的方式。如果文件的領域並非我所熟悉,我常常會閱讀領域內的其他論文,以便了解術語以並確保品質。

Q 您認為一名編修師在修改時,對文章主題感興趣有多重要?

A我覺得很重要,如果編修師對主題感興趣,這會幫助他更投入並注意更多細節。如果要我編修跟銀行業相關的文件,我可能無法深入閱讀,因為我對這個領域不感興趣。但如果是任何科學稿件,就算主題是關於海洋學和物理,都會讓我很著迷。因此,編修時有沒有熱情很重要。我們在做的事有極高的重要性,因為這些稿件是人類數百年來努力出來的最終結果。

Q 如您所說的,您對任何科學文件都感興趣。您有沒有編修過醫學領域以外的稿件呢?

A其他科學領域我也讀過不少,去年夏天我還在一艘海洋學研究船上工作,所以對那領域不陌生,而這領域涵蓋了物理、生物學與化學。另外,我也上過很多大學程度的自然科學課程。儘管如此,如果要編修一份新領域的稿件,我還是要吸收其背景知識。

Q 您身為幾家協會如Editorial Freelancers Association與Board of Editors in the Life Sciences的成員,這對您的編修師生涯有何助益?

AEditorial Freelancers Association對我的自由接案工作幫助很大,協會的線上名錄讓作者可以與好的編修師聯繫,尤其是在沒有太多編修師擅長修改醫學文件的情況下。Board of Editors in the Life Sciences曾頒給我特殊編修證書,組織針對醫學編修師的認證有很嚴格的要求,這對客戶很有保障,因為客戶能對編修師的能力與資歷放心。另外,我也是 American Medical Writers Association (AMWA) 的成員,協會的年度會議有許多講座,可以讓我增進寫作與編修技巧。AMWA也有發行月刊,內容包含醫學寫作並提供我很多具深刻見解的文章。

Q 很多協會都有舉辦講座,這些講座都提供了什麼樣的訓練?

A講座有很多種,我參加過關於標點符號、文章清晰度、醫學文學研究和健康與體能刊物寫作的課程。另外,有些講座的主題為科學(例如微生物學),這是為了那些不熟悉這類領域的人所開授。

我相當推薦有個關於文法的CD-ROM講座,分成上下兩集,相關資訊可以在AMWA網站找到。講座的名稱叫「Basic Grammar I and II」,其中還包括考試和測驗,你必須在紙上作測驗並寄給AMWA。我還有參加過關於圖表、海報製作與段落注意事項的講座。

Q 有時候您應該有收到急件。對於這種訂單您的想法是什麼?這會影響到您的編修品質嗎?

A我一般有足夠的時間,即使訂單隔天就要交件。修改急件的關鍵是要把最重要的事情處理好,所以我會專注在拼字和打字方面的錯誤(例如把two寫成too)。由Judith Tarutz寫的《Technical Editing: The Practical Guide for Editors and Writers》提供很好的急件處理流程,我通常也會照著做。

Q 但在時間這麼急迫的情況下,您認為編修的品質可以跟平常訂單的一樣好嗎?

A這取決於每篇稿件,如果稿件僅需輕度修改,那麼短時間或許可以;但若需要大幅度的修改,我可能要把所有其他事推開才能準時完成編修。

Q 您有使用微軟Word的任何工具或巨集指令編修嗎?

A沒有,但如果我有些事需要一直重複,我會寫些備註以節省時間。我知道很多編修師都用鍵盤捷徑,我也很熟悉鍵盤的捷徑,當必要時可以直接設定。舉例來說,在編排稿件格式時,我會用鍵盤捷徑把標題設成三個不同層級,這樣只要按個按鈕就可以套用樣式。

Q 您提到您也有修改網頁內容,這跟校稿有什麼差別?

A這取決於網路內容被閱讀的方式,通常大家不會仔細閱讀網頁上的一大塊文字。他們會瞄過去但不會深入閱讀文字,所以在撰寫網頁內容時,適當地縮短文字和用粗體等格式是很重要的。

Q 當您沒在編修時,您都怎麼利用空閒時間?

A我很喜歡到山區和森林裡走走;我是個好園丁,喜歡種菜和種花。我也相當熱愛旅行,任何有空的時候,儘管只是個小旅行我都會出去走走。但不幸地,我現在並沒有太多時間,因為我目前有全職和自由接案的工作,還要兼職到學校上課。另外我也是一間音樂公司的董事,在我的園藝俱樂部裡也很活躍。

Q 您的履歷提到您曾為一名補助金申請書寫手與公關,可以請您分享相關經歷嗎?

A這是我在非營利組織義工工作的一部分,其中包含申請政府或其他非營利機構的補助金。此類寫作的原則與其他文件相同,需要知道讀者群是誰,文章也需表達清楚精確,但當然這不會像醫學稿件那樣專業。

我也當過公關,一樣為義工性質,工作內容為撰寫新聞稿和與媒體溝通,讓他們為機構所做的事寫文章。這跟醫學寫作相當不同,此類寫作客觀性強,不能有偏見,面對公眾也需要非常有說服力。